一袋去污粉

填坑好痛苦,还要撒把土。不如装咸鱼,逍遥把番补。
脑洞多,片段灭文真好。
头像从和姬友的聊天记录里拿的。
微博@隐身毒菇

ECHO

一中=易峥,双十=苏汜,厦外=夏皖

【The clock stopped ticking forever ago.
How long have I been up?
IDK:-(
I can't get a grip, but I can't let go.
There wasn't anything to hold on to, THO.】

      易峥在房间中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晚。厚重的窗帘遮住了从窗外透进来的路灯昏黄的光线,房间里一片黑暗。只有沉默的树影在亚麻色的窗帘上摇晃,像是鬼魅一般漂浮着。易峥眼神放空地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捂住了双眼。顿了一会儿,他才慢慢起身打开了房间的灯,跌坐回床上。惨白的光照亮整个房间,他早已适应了黑暗的双眼一瞬间眯了起来,随后才有些迟钝地再次睁开。白墙上依稀有着自己模糊的影子,白床单上印着自己躺出的人形凹陷,白挂钟上黑色的指针依然喀拉喀拉机械地走着。一切看起来都是空虚的白色。易峥无意识地用手捏着床单,揪出了几道皱褶。
      他皱眉仔细盯着挂钟,六点三十四分。从下午三四点回到房间埋头在被子里不知不觉睡着后就已经过了这么久。最近也因为一些烦心事睡眠不是很好,也难怪睡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是不是刚睡醒的缘故,总觉得电灯的光线干涩而又刺眼。和房间一样空白的是自己的头脑,一样是白茫茫的一片。没有意义,自己现在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易峥有些烦躁地想着,一拳捶在床上。他努力地让自己空白的头脑思考些什么,却猛然间发现脑中只有一个笔直的、逆光站立的、有些模糊的背影。
      易峥的手像触电一般抖了一下,又带着几分自我嫌恶的意味用手遮住自己的双眼。不,他怎么脑子里都是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呢,不重要的东西就清除出脑海中吧。他这样催眠着自己。但是越是逃避,脑海中那个背影就越加清晰显现在脑内。直到最后这个背影几乎是经过了锐化处理一般,每一个细节都纤毫毕现。柔顺的黑发,从黑色制服领口间露出一截洁白的脖颈,骨节分明的手贴在米黄色制服裤的边线上,顺着向下看去是裹在制服裤里的那双修长的腿,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类似于亘古不化的冰雪的气息,看上去安静、柔和,却凛冽至极。毫无疑问,这便是自己最不待见的人,苏汜的背影。怎么会想到这个人呢,真是不留情面的自虐啊。他只能继续放空自己的思维,继续逼迫自己想点别的什么。这下脑海里不是那个背影了,而是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视线直直向前盯着自己,眼底却空无一物。
      “啧。”易峥低骂了一声,甩了甩自己的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然而这反而让他的脑内缠成了一团浆糊,无数零碎的片段喷涌而出,脑袋像要炸裂一般。他只好停下了全部动作,用手遮住双眼来抵挡那片刺目的白炽灯的光,那几乎让他发狂。

【Why can't Isee?
Why can't I see?
All the colors
That you see??
Please Can I BE
Please Can I BE
Colorful and... Free?】

      易峥记得看小说的时候总会看见这样的论调:“给你的主角找个好宿敌吧,这是一辈子的事。”看小说时他也喜欢看到两人明争暗斗的波澜跌宕的情节,这样吸引人眼球的段落总能赚得大批喝彩。但他却从没想过这样的情节发生在自己的生活中——这又怎么可能会在现实中上演呢?天之骄子,从来都只要有他一个就够了。至于其他人……看着他高高在上就够了,这可是他们的荣幸啊。
      因此当他遇到苏汜的时候,他竟莫名地惊叹起生活的戏剧性。如果世界上真有神的话,大概也看着他在顶点这么多年而有些乏味了吧?为了看到更加精彩的剧情,硬生生地加进了一个阻拦自己的存在。这么一想,自己所在的世界会不会也只是一本小说呢。脑子里不着边际的想着,摆出官方的微笑握住了向自己面前伸来的修长的手。易峥抬起头,感觉苏汜镜片后的眸子像是一片毫无声息的暗夜——漆黑的、波澜不惊的,像是可以装得下沉默的宇宙,却独独没有自己的身影。这样真正能称得上“目中无人”的感觉让易峥感到一阵不快,他松开自己的手指,将手背过身去攥成了拳。这样气焰嚣张的人,真以为自己就是绝对的胜者了吗?易峥在笑着向初次见面的苏汜道别时,有些不屑地这样想着。
      自此之后,两人间暗潮涌动从没有停止过。同样是颇为自信又有强大能力的人,碰撞出火花也是不可避免的事。不管是学习成绩的较量,亦或是校内事务的处理,还是校外人际关系网的联系,两人总是想一较高下,将对方踩在脚底。见面时的问候听上去平淡无奇,但明白人才知道字字句句里都带着刺,分明不像面上表现的云淡风轻。
      虽然两人间的相处火药味十足,但说实话,只有易峥自己知道他其实乐在其中。孤独地站在顶点这么久,会寂寞是可以被理解的吧?就算在苏汜之前自己还认识同样强劲的夏皖,但夏皖并不像他这样的要强和锋芒毕露,是个低调而温和的人,无法引出易峥性格中好战的那一面。直到遇到苏汜,易峥才真正体会到棋逢对手的酣畅淋漓感,易峥不得不承认的是,就算苏汜是个令人不爽的家伙,但也只有他是最适合自己的最强的对手。
      一开始时,易峥本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宗旨,偶尔会观察苏汜待人处世的样子。沉静的微笑,得体的举止,条理清晰的言语,看上去很可靠的模样。但仔细观察却会发现,他的眼中并没有映出对方的影子,却像是看向某个空气中的点。正如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苏汜的眼中从来都不会有多余的人影,只是一片暗夜罢了。他看着人就像是看着没有灵魂的空壳,而后透过眼前的躯壳望到世界的某个地方。
      到后来,易峥才发现自己开始会盯着苏汜的眼睛出神。是怎样绚烂而有感染力的色彩才能让这双不变的眼眸染上别样的感情?这双眼所触及的色彩,所见的世界又是什么模样?他不知道。他触及不到苏汜所见的世界。这样的认知竟会让他有些气恼。明明自己有实力与他平起平坐,应该有资格成为他“重要的人”,为什么仍然进入不了他的世界?
      等到易峥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眼底已经深深烙印上了苏汜的样子。

【I'm gonnaburn my house down into an ugly black
I'm gonna run away now and never look back
I'm gonna burn my house down into an ugly black
And never look back
And never look back】

      即使用手遮住光线,易峥仍觉得眼前一片眩目的白,单调而无趣。大概自己在那个家伙眼中也正是如此吧。突然感到心里一阵发堵,接着涌上来的是极端的烦躁,似乎还有一点失落。呵,我到底是在想什么啊。
      “啪嗒”一声,刚开起来不一会儿的电灯再次被关上,眼前的白被无限的黑所替代。不知为什么,这样的黑暗反而更让易峥安心。他突然无端想起“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这样一句诗,脑中又浮现起……不!不要继续想下去了,你该想些其他的什么。易峥现在只想将脑中一切无意义的想法燃烧殆尽。
      感觉完全就是在作茧自缚。这种思维不跟着自己走的感觉让易峥觉得自己很没用。他继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要摆脱这样无力的状态。他想要逃离脑海中那双似乎在审视一切却又空无一物的眼眸,再也不望进那眼底。再也不想沉迷进去,再也不想……却无法阻止自己。理智告诉自己不应再继续沉迷在这种颓废的状态里,却无法控制满溢出来的莫名的感情。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他从来没想过有这么一天。那家伙到底算是什么,能让自己置于这样的境地里?
      易峥在柔软的床上蜷缩成一团,将自己的头埋进膝盖间。满脑子奇怪的画面让他觉得有些反胃。自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他想尽量躲着苏汜不与他碰面,希望这样能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每一次事情的发展都与他的愿望相反,他想要彻底赢过苏汜,苏汜便愈加强大;他想要尽量躲避苏汜,苏汜却愈加频繁地出现在他眼前。他的感官不受自己控制,硬是将苏汜的一举一动塞进自己脑海里。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像是被一个人硬生生地凿开,安放了一堆本不属于他的记忆进去。他能听到苏汜不疾不徐地在会议上发言,条理清晰,声音清冷;他能看见苏汜微低下头看着告白的女孩,礼貌地拒绝后还微笑着抚慰对方;他甚至能够闻到苏汜身上那种独特的墨香,竟莫名令人安心。他想着时间久了就能忘记,却没想到这样的片段记忆竟随时间流逝越积越多,也越来越明晰。
      如果就这样闭上眼睛睡去,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做熬过这个孤独的夜晚,会不会明天就能够变回原来那个正常的、骄傲的自己?易峥闭上眼睛,让纯粹的黑暗占据了自己的脑海。

【What the hell's going on?!
Can someone tell me please--
Why I'm switching faster than the channels on TV
I'm black then I'm white  
NO!! Something isn't right!!
MY enemy's invisible, I don't know how to fight
The trembling fear
Is more than I can take
When I'm up against
The ECHO in the mirror】

      浅眠了不知多久,易峥才又睁开眼睛。看着完全暗下来的房间他以为已是深夜,直到双眼适应了黑暗看到墙上的挂钟他才知道仅过了一刻钟。真是糟糕透顶,他现在甚至开始头痛。易峥用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头,才稍微减轻了一点眩晕感。饥饿使他的各种感官变得迟钝,只有胃里清晰地传来空荡荡的感觉。他站起来,在书桌上随手拿了一个面包,敷衍地啃了起来。面包结实而干涩,虽算不上美味,但总能填饱肚子。
      时间大概是七点左右,来看看电视如何?就算是新闻联播也好,总不会再一个人胡思乱想。这样想着他顺手抄起遥控器,按下开关。
      电视画面由一条线拉伸铺满整个屏幕。没有任何彩色的图像,黑白交错的雪花布满了画面,伴随着“嘶啦嘶啦”的嘈杂声响,刺激着易峥的耳膜。他不耐烦地转台,仍是雪花交杂,像是在嘲笑他一般。
      雪花。雪花。雪花。他快速地转台,屏幕上仍然只有飞舞的雪花不规律地高速闪光。他开始对着乏味的雪花的画面发呆,似乎想从那里面看出朵七彩的花来。不规律的“嘶啦嘶啦”响着的电流声在空旷的房间中甚至有回声。电视的荧光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给易峥毫无表情的脸蒙上一层微光。他就这样任无法收看的电视开着,盯着屏幕直到眼睛发干发涩才机械地移开视线。
      他现在头痛欲裂。不对劲,完全不对劲!这样反反复复做着无意义的事,根本不是自己!易峥跑到镜子前自我审视着,仍是原来的那张脸,却怎么看怎么让人厌烦。他伸出手去触碰镜子里的那个景象,入手是玻璃的无机质而冰冷的触感。他努力地盯着镜中人的眼瞳,似乎像是看着一个死敌一般。是的,那是一个无形的敌人,虽然并不真实存在于自己身旁,但自己依然可以感觉得到——那是会不由自主去注视苏汜一举一动的自己,是他可笑而怯懦的感情。他绝对无法战胜这个敌人。他能感觉到他正被另一个自己控制了神智,即将溺死在那份绝对不该持有的感情之中。
      他绝望地注视着镜中那个可怕的敌人的眼瞳。在琥珀色的眼瞳之中,他唯一能看见的是那个冰冷又遗世独立的背影。他清楚地知道那背影的主人是谁,但他控制不住自己去凝视那个人,即使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ECHO--】

      易峥看见镜中人眼中的那个背影朝自己转过身来。苏汜朝他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他,眼底有着闪烁着的璀璨星空,像是有什么点燃了他的眼眸,让他看见了世间最为绚丽的色彩。
      易峥在那双微笑着的眸子深处看见了他自己。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