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去污粉

填坑好痛苦,还要撒把土。不如装咸鱼,逍遥把番补。
脑洞多,片段灭文真好。
头像从和姬友的聊天记录里拿的。
微博@隐身毒菇

生有余幸

      芥川整个人轻盈而漂浮,身旁缠着雾气状黑兽,纤细的身躯硬生生逼出股黑云压城的气场——没有什么城欲摧,那城早毁得片瓦不剩了。他看看敦的着装,再次对那条不伦不类的腰带——像猫尾巴,芥川想着但没说——进行了嘲讽。敦哂笑,不知是傻是不傻:你的碎花小洋裙看着还挺蓬松,衬你。

      任务结束后,敦看着自己血肉模糊像被绞肉机凌虐过一样的伤犯了愁,咬着下唇思考这些看起来就十分狰狞的家伙什么时候才能被白虎的强力再生所收服。说实话,他都不知道是解决任务时弄的伤严重一些,还是“顺便”和芥川“交流感情”的时候弄的多一些。没错,他刚才又和芥川私自约战了一番,天知道两个三观不合八字相克的人是怎么被钦定成了搭档,果然一切都是太宰先生的错。
      他瘫在地上吐口血沫,看见旁边的芥川连天魔缠铠都没解除,站那儿拿黑漆漆的眼珠直勾勾盯着他,像看着砧板上垂死扑腾的鱼。他登时冷汗就下来了:别吧,这才刚做过一场,又要再来一次将我挫骨扬灰?他傻看着芥川一步步逼近过来,却一动不动,也不想躲避了。其实就这样看着芥川和银真有九分相似,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发现过,都挺可爱却一定要撑出副顽石般冷硬凶恶模样,现在是冰山无口类型的人更受欢迎吧——敦的思维漫天飞舞,像是炸开四散的弹片。然后他便什么都不想了。
      芥川隔着那层铠甲,给了他一个冰冷而坚硬的吻。
      没有情侣肌肤相贴唇齿相碰的柔软温暖,却有着能够确实感知的触感——甚至让人感觉带着点棱角。但那并没有关系。这让敦觉得自己还活着,芥川也还活着。他们确实还存在于这世间,在横滨这个城市中继续他们的卖命生涯。
      敦想到有人曾评价芥川是作为异能在人世间活着,至于是谁说的他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过度失血后身体仍未完全恢复,他的脑子还是有点缺氧。他迷迷糊糊对这句话有了点实感,但他所感受到、所能结下段孽缘、所可能在未来拥有的也不过眼前这个卖命卖异能的芥川。如果芥川是个普通人,不会被太宰先生惑得晕了头追着那个绷带浪费装置跑,不会天天去做些杀人放火的勾当做个黑手党标配,会带副学生气十足的眼镜穿着运动服做个温柔的哥哥接送妹妹上下学。然而这种事情向来是没有如果的。他倒宁愿被现在的芥川用罗生门按在地上打。这或许有点自私吧——但是普通的芥川太不现实,几乎是存在于童话之中。
      像他们这样的怪物,大约是生有余幸,才会游走在存活的边界线上,在一次次惨烈的交战中确认自己还活着,用满身伤痕去证明自己还活着,然后停火相互舔舐伤口,获得劫后余生的欢愉,来感受生的残酷的美妙。他们被困于此处——被称为横滨的奇妙都市,不管是他,还是芥川,还是中原前辈,还是轻飘飘浮游着的太宰先生。

半成品。片段灭文大法好。
或许哪天会把这个短篇写完吧。

评论(2)

热度(28)